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玄幻小说

更新时间:2019-10-23 14:09:21

仙生逍遥 365棋牌 全民街机合集_溧阳棋牌 m.tcy365.com_365面对面视频游棋牌

仙生逍遥

来源:cs作者:玉昵酱分类:玄幻小说

最新更新:更多章节

小说简介:仙生消遥玉石昵酱最新章免费阅读,《仙生消遥》小说是玉石昵酱的原创小说作品。 阴差阳错之间,有神兽有空之间。 炼器又炼丹,身边美男围成圆圈。 谁道修真难,旷世芳华惊鸿现在。展开

本书标签: 标签大全

读友们正在关注:

精彩情节:

    四人互相对视之后,还是方慕言慢慢走了过去,先轻轻抓住被子的一角,接着迅速拉起!方泠芷一下子没了掩护,眼前又被强光一刺,不由得大喊出声。

    只是她脸上的这道胎记,一直让她有些自卑,别的小孩子不愿意跟她玩,见到她就喊着,“妖怪”、“妖怪”,还一哄而散。久而久之,她成了家里的一朵脆弱的小花,被家人温馨呵护,不愿意出门见人。刚刚还是因为方清秋需要给菜园浇水,却又脱不开身,方泠芷不得已才提着水桶去小河边打水。结果还是被比她小的孩子们给欺负了,丢了水桶不说,这会儿还吓得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。

    逍遥派、赤炼阁、花溪宫皆为普天之下修仙士向往之所,那里人杰地灵,仙宠、仙兽层出不穷,突破元婴上层的弟子人数众多,御物飞行自如,人心所向。但其内传的《史书》上载:

    尽管是一场虚惊,但方泠芷的话关英兰还是听进耳中了,这几天她就听村里的人说,临近几个村子都被妖怪给洗劫了,哀鸿遍野,死伤无数,可能灾难真的快到这里了也说不定。关英兰暗暗下了决心,过几日,就举家搬出这里,或许还能安全的过一段日子。

    女子连忙打树上跳下来,对着男子拱拱手,柔媚的开了口,“主子,你这么守着她七年了,可我实在看不出她究竟哪里值得主子如此付出呢?”

    方泠芷摸了摸自己的侧脸,不服气的撅起小嘴,杏核大眼圆睁着,嘟嘴自言自语道,“娘都说了,若没有这道胎记,人家也是个标致的姑娘,会有人争着抢着用八抬大轿来迎娶呢……”

    “啊!妖怪!快跑!”几个约莫五六岁的男娃娃似乎见了鬼似的,动作统一的拿起石头向一个小小的身躯丢过去,只不过准确率有待加强。见石头噼里扑通的在水面上溅起一朵朵水花,男娃娃们嬉笑怒骂着一溜烟儿的跑没影了。

    “没事,没事……”方慕言轻抚着方泠芷的背,温言道,“就算妖怪来了,哥哥也会保护你的。有哥哥在,你什么都不要怕。”

    近看之下,男子一头垂腰黑发,碎碎的刘海遮住一对剑眉,整张脸被一幕黑纱所蒙,只余出与女子一般的媚人双眸。只不过他的瞳孔与人一般,是纯黑色,如灿烂的夜空。垂下头,他微微叹息,似是回想起许多年前的事情,语气里尽是沧桑,“唉,都怪我这张天怒人怨的俊脸。她本该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,是我给了她那道难看的胎记。但是,为了保护她,为了守护那个诺言……”

    方泠芷长这么大以来,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子。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,长至脚踝的银白色秀发随风飘舞着,比那柳枝更是柔媚;粉装玉饰的小脸带着若有似无的勾人笑意,一双天蓝色丹凤眼一张一合,似是要将人吸进去一般;脸庞上若隐若现的一对梨涡,更是无限风情。她身着大红色垂膝缎裙,胸前一痕雪脯,外罩一件袖子略微宽大的银纹绣百蝶度花纱衣。这会儿正飘飘然光着脚丫坐在树干上,饶有兴趣的望着方泠芷,整个人飘逸似散仙。

    “好好的,吓她做什么。”一个男子的声音自后方传来,虽是有些生气,但语气中却未有责怪,甚至,还带着些宠溺。

    这虽让大伙吓了一跳,但见方泠芷还在屋里,也总算是放宽了心。方慕言坐在床边,把仍然胆战心惊的方泠芷抱在怀里。她本身就个子矮,再加上瘦小,抱在怀里就像个四五岁的小孩子似的。方泠芷听着方慕言有力的心跳,渐渐平息了刚刚的恐惧,终于睁大眼睛望着周围的家人,惊魂未定的开口说道,“娘,哥哥,姐,河边,河边有妖怪!”

    “壬申年,天干之壬属阳之水,地支之申属阳之金,是金生水,相生。上官龙阳自武夷山创赤炼阁,自封龙阳阁主,阁内只收男子;白羽仙自天山一带创花溪宫,自封羽仙宫主,宫内只收女子。两派一东南一西北,永不得见。”

    “癸未年,天干之癸属阴之水,地支之未属阴之土,是土克水,相克。花溪宫羽仙宫主爱徒秦可馨无视宫规,不但与妖族暗结珠胎,更私逃出宫。羽仙宫主联合逍遥派清风道人深入妖族誓要将孽徒擒回。无奈妖族诡计多端,幸得赤炼阁龙阳阁主出手相救,方才生擒花溪宫孽徒秦可馨、妖夫伏晖、一妖婴。羽仙宫主将妖婴溺于水中,秦可馨绝望自尽,清风道人将伏晖掷于峨眉山逍遥派禁地,日日遭受天谴。经此一役,三派终重修于好,同心斩妖除魔,得道成仙。”

    “咯咯咯咯……”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河边的柳树上传了过来,方泠芷先是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性的拔腿就往家跑,确定安全距离之后,才敢回头张望着柳树的方向,想看看刚刚到底是何方神圣。不想这一看,却直接看得她傻了眼。

    这一晚,关英兰仔细检查了窗子和门,甚至给门多弄了一道暗锁,之后看了看睡梦中的方清秋和方泠芷,笑着熄灭了油灯。自己也劳累了一整天,腰酸背痛腿抽筋,躺在床上都不觉得舒服。人啊,真是不服老不行。

    再看小河边那个蜷缩成一团的小小身影,听脚步声渐行渐远,才偷偷抬眼左右望望,确定没人之后将身子慢慢舒展开来,伸了个大懒腰。侧面来看,她只是个大概七八岁年纪、穿着粗布衣裳的清秀小姑娘,可待她转身后,才发现原来她的另一面侧脸延至脖颈的地方,有一个巴掌大的红色胎记,触目惊心。

    “咯咯咯咯……”那女子仍坐在柳枝上,望着方泠芷离开的地方发笑,似是看到她那狼狈模样就暗爽不已,好像什么大仇终得报的样子。

    见方泠芷看的呆了,那女子又咯咯咯的笑出了声。方泠芷这才反应过来,想起娘常说最近这个时期妖族常常来犯,要小心注意,一有陌生人出现就赶紧跑回家。一念及此,方泠芷二话不说,撒腿就跑,边跑还边惊恐的喊着“啊,妖怪!快跑!”见那架势,竟是比那几个欺负她的男娃娃跑的快多了。好在家离得并不远,她三步并作两步,迅速冲进房间就整个人藏在被子里瑟瑟发抖,连门都忘记关了。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